中国专业家居装修装饰时尚门户网站
首页 >> 装修日记

亡灵的后裔第二二七章天涯海角下离开

来源:五常家居装修网 发布时间:2020-06-02

亡灵的后裔 第二二七章 天涯海角 (下)

阿恒:“你究竟想怎样?”

洛思:“我想怎么样?”她冷笑一声如果她要离开小卢,“如果不是你欺骗小瑾的感情,她根本不会背叛我,更不会背叛她自己立下的誓言。所以你应该明白,想让她活下来,你就必须死。否则,死的就是她——不过,在我眼中,你还有一点点用处,所以我会给你一个机会,如果你肯现在杀了她,并且带我找到Cizeta-V16T15thAnniversaryEdition,1994你的义父,我便会暂时饶你不死——”

阿恒:“元老大人,既然如此——请动手吧!”他神色绝然,已做好了必死的准备。

洛思:“你难道不愿意珍惜这个机会吗?这可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——”

阿恒一言不发,但坚定冷漠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他们早已誓言,此生不负彼此!

洛思:“你果然很天真!难道你以为她真的会跟你一切离开这片大陆——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比我更加明白她心中的恨意有多深,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为了这份仇恨付出了多少的代价——她一定会去杀你义父的。此前的一切,都是她在骗你而已——”

阿恒浑身一颤,他内心最深处的一丝隐痛再次被撕裂。从小瑾偶尔闪过的一丝黯然和痛苦,他岂会感觉不到,小瑾肯跟着他离开,不过是为了救他而已。他甚至可以猜到,一旦摆脱了追踪,小瑾一定会第一时间将控制住,然后远远地送走,只为让他脱离危险的漩涡——他不怪她,因为恨有多深,爱便有多沉!

洛思:“看来,你并非一无所知——”

阿恒:“不错,她在骗我,骗我出城;但岂不知我也在骗她,骗到更加遥远的天涯海角,骗她一辈子——”

洛思:“既然你的心意已决——”她忽然将手中的骨矛丢给了阿恒,“你自行了断吧!”

阿恒凄然一笑,接过了骨矛,将矛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,狠狠地向下插去。然而,只听啪嗒一声,骨矛被打落地面。

阿恒讶然地看着洛思,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。只见洛思衣袖一挥,劲风入体,阿恒被控制的内息竟再次流动起来。阿恒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子,她竟然放了自己?怎么可能?

洛思的神色怅然,她看着面前一对少年男女,一个是她的养女,一个是他的养子。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?她明白阿恒心中的疑惑,不错,她的确是在试探他们的情义,如果阿恒稍有犹豫,她便会痛下杀手。至于原因,相信他们迟早会明白的——

洛思:“你们走吧!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,带着她离开,到你们约定过的天涯海角去——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阿恒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,却也不敢再问,连忙抱起了小瑾。

洛思:“这根骨矛是你的东西,也带走吧——”她凝视着阿恒怀中的小瑾,“前途凶险……记得照顾好她……”

阿恒嘴唇动了动,却只能挤出“谢谢”两个字。

洛思轻轻地抚摩着女孩的脸颊:“走吧——不要回头,不要辜负她,否则就算是天涯海角,我也绝不会饶过你。”她已转身,向着远方走去。

阿恒看着残巷中渐渐远去的背影,那股凄凉残酷的感觉再次从心底升起。这个传奇的女子身上一定发生了很特别的事情,否则,意志坚定如她岂会如此的软弱和落寞?

这时,他的怀中忽然微微一动,小瑾已经醒来,她睁着迷茫的双眼:

“阿恒我们都死了吗?为什么我一点力气都没有!”

阿恒看着怀中的女孩,微微一笑:“不,我们都还活着,是元老大人放了我们。”他自然清楚小瑾为何全身无力,洛思是不想他为难。

小瑾:“阿恒,你怎么还抱着我,快放我下来——被人看到了会笑话的——”

阿恒:“不,我要一直这样抱着你——直到海角天涯——这辈子都别想让我放你下来。”劫后余生的他言语中也多了一份放肆。

小瑾脸颊滚烫,将整张脸都埋在了对方的怀中,轻声埋怨了一句:“臭阿恒,你学坏了——”

……

兽人质子府,靠近帝室山附近,一处隐蔽的山洞。

月无影不断地咳嗽着,他的脸色惨白无比,身形寥落地立在洞口。山洞内的石壁处,郭子忠斜斜地躺着,满脸胡渣子,落魄无比。

郭子忠:“老穷酸,你跟他们说两句好话,让他们送点东西过来给咱们填填肚子。”

月无影:“你肯答应跟我离开了?”

郭子忠:“老穷酸,你就是死脑经,骗骗他们不行吗?算了,你不说,我去说。”

月无影:“骗?又能骗得了几时?他们需要的是我的承诺。至于你的承诺,他们会信吗?”

郭子忠默然无语。他明白:那些人是不愿意他再次出现在北疆的土地上。因为只要他还在,北疆就不可能被任何人掌控。他虽然打心眼瞧不起这帮躲在暗处玩弄阴谋诡计的家伙,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,到目前为止,所有人都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上,北疆战乱,帝都已毁,帝国暗流汹涌,这些事件的背后都离不开那些人的影子。

山洞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,一共三人,为首之人正是那名德鲁伊。

德鲁伊:“二位,已经是约定的最终时间了,你们还没有考虑好吗?”

郭子忠:“我们考虑好了,决定投降!”

然而德鲁伊只是静静地盯着月无影,完全无视了郭子忠的回答。

德鲁伊:“月兄,结果是什么——?”

月无影:“动手吧!”

德鲁伊:“月兄,你应该知道,郭子忠必须死!这是我们掌控北疆的关键。”

月无影:“你错了,没有他,谁也无法掌控北疆。”

德鲁伊:“但是,此人执迷不悟——”

月无影:“他会明白的……”

德鲁伊:“十年时间已经足够漫长了——我们不能再等了”

月无影:“既然如此,又何必多言?”

德鲁伊:“月兄,难道你就不为你的义子着想一下?他将是未来的王者,他需要你的守护和支持!”

月无影:“如果他知道你们杀了郭子忠,他不会是你们的王者,而会是你们的梦魇。”

德鲁伊:“他并不是唯一的选择。如果你执意如此,那些长老会重新选择一个王者——李无恒虽然是昔日皇族的后裔,但是他并没有成为王者的觉悟——”

月无影:“也许——这是一件好事”

德鲁伊:“月兄,我并不希望与你为敌——”

月无影:“听说这个世上,所有人都不希望与我为敌,所以,并不会多你一个。”

德鲁伊:“你已经受了极重的伤,你如果坚持阻止我们,也一定会死的。而且,你有没有想过,就算你死了,我们也会杀死郭子忠。既然如此,你又何必勉强呢?”

月无影:“你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说客——”

……

这时,郭子忠沉重的脚步声忽然从山洞中传了出来。

“老穷酸,从十年前我们相识至今,这是我听你说话最啰嗦的一次。看来你老小子也不行了啊——他说得没错,就算你死了也无济于事……”

月无影皱起了眉头,德鲁伊三人也凝神向着黑暗的山洞看去。一个满脸胡渣子的高大身影一步步走了出来,他的身形坚挺,步伐坚定,仿佛正走向了千军万马的战场一般。郭子忠慢慢地抽出了自己的长剑。

德鲁伊露出警惕之色,这个男人虽然落魄,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极为磊落,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。他看着对方坦荡的眼神,竟然忍不住地后退了一步。

“老穷酸,既然你死了也无济于事,咱们何必都这么死脑筋呢?送死这种傻事,有我一个就足够了。”话落,他的长剑已经狠狠地切入了自己的胸腹,鲜血溅落。

这一刻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。

德鲁伊发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,他想象过面前这个男人的若干种死法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位举世无双的绝世名将竟会选择这种方式自行了断。

郭子忠身形犹然直立,一步步走到了月无影的身边:“老穷酸对不起了,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。因为自幼时起,我便宣誓要忠诚于帝国,忠诚于人类种族,这是我无法背弃的誓言。你说的那些话也许是对的,但是我注定是看不到了——这次帝都之行,已经死了太多太多的兄弟了,也该轮到我了——不是吗?”他惨笑了起来,狼骑营没了,八百兄弟死伤殆尽,他付出了忠诚,却换回了叛逆之名。他真的老了,已经太疲惫了。

月无影长叹一声,扶住了对方:“能少说废话就少说吧,否则你会死得更加痛苦。想不到你厮杀了这么多年,连自杀都不会。这样的死法会让你经受世间最漫长的折磨。你刚才应该对准了心脏的——”

郭子忠咧嘴苦笑一声,脸庞上汗珠滚滚而落:“老穷酸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你说得没错……我的确痛得厉害……不过,我只是想跟你多说几句话而已……”

月无影咬牙切齿:“有屁快放——”

郭子忠:“老穷酸……你生气了你居然生气了”他仿佛很高兴能看到月无影生气的模样,却剧烈地咳嗽起来:“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老穷酸,我是要告诉你……离这些人远远地…小胜由智,大胜由德……他们这样是长久不了的……你跟他们在一起会害了自己”

月无影恨恨道:“说完了吗?”

郭子忠:“说……完了……咳咳……果然是很痛的死法啊……老穷酸,你就帮个忙,就按你说的……”他的嘴角扯起了痛苦的笑容,费力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窝。

月无影:“放心,如你所愿。”他的手中立即出现了一柄透明的利剑,精准地自郭子忠的心窝插入。鲜血一瞬间染红了透明的剑身。

如此狠厉决绝,德鲁伊三人也不禁动容,若不是知道月无影为了保护郭子忠才身受重伤,他们还以为二人有不死不休的生死大仇呢!

郭子忠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眼神中却闪过一丝欣慰,果然痛快啊!他的意识瞬间沉沦了下去。

月无影将长剑缓缓抽出,将郭子忠的身体负在肩头。

德鲁伊:“月兄,郭子忠他也是求仁得仁,你也不必太过哀伤。未来的大业还需要你——”

月无影:“滚!”

德鲁伊哪怕明知对方已经重伤,整个人都是强弩之末,但是依然下意识地让开了道路。更何况,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并不想再招惹这个杀神。

德鲁伊看着远去的月无影,心知对方这一去,便是要到天涯海角了。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,月无影离去的脚步依然轻灵飘逸,并没有半点沉重的哀伤。

因为,杀人和救人一样,都是一门艺术,当到达了某种极致之后,它们便是想通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...

血管壁斑块怎么办
双龙驱风油功效和使用方法
白山白癜风
友情链接